三七中文

第两百七十二章我家长生说了(1/2)

    “我家长生说了,不管是谁,只要攻到我们家门口,就用符篆砸他。”

    闻清妍满脸淡漠,扯掉第二组四枚符篆的黄线,一把砸向了目瞪口呆的北肖。

    “我家长生说了,这些符篆可以随便砸,一枚不行就两枚,两枚不行就十枚!

    符篆而已,我们家多的很!”

    紧跟着前四枚符篆,后四枚符篆也开始了爆发。

    霎时间,雷光爆闪,剑气横空,寒气凛冽,巨石狂砸。

    五个先天二级的宗师只来得及绝望的哀嚎一声,连催动手中的破损法器都来不及,就被漫天的攻击抹杀一空。

    北肖不甘就死,一咬牙,取出一块似铁非铁,似木非木,表面布满了裂纹的令牌,不顾一切的将体内的真气输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令牌得到真气催动,爆发出一层淡棕色的毫光。

    北肖见此一幕顿时狂喜,大叫道:

    “天不绝我,天不绝我啊!臭丫头,老夫有法器护身,你就算有再多的符篆,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四枚攻向北肖的符篆,分别是两枚紫雷符,一枚寒冰符,一枚剑符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哪一种符篆,都没能攻破那层淡棕色毫光。

    “你的符篆只有大宗师级的威力,而老夫的法器,却可以抵挡半步尊者的攻击,臭丫头,纳命来吧!”

    北肖张狂大笑,脚下一顿,身影骤然消失。

    “老夫不会再大意了,只要在你催发之前就抓住你,你的符篆就算再多,也只会是老夫的战利品!”

    眼前失去了北肖的身影,闻清妍却没有丝毫慌张,而是十分平静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半步尊者的攻击么?”

    轻轻的自语一声,闻清妍从怀中取出一枚玉色符篆。

    这枚符篆明显与之前的那些黄色符篆不同,不仅是颜色和样式有差异,更重要的是,它的身上,竟带着一丝神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,这又是什么鬼东西?!”

    北肖的怒吼声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保持着抓人的动作,身体僵硬的顿在半空。

    闻清妍轻声道:“这是符宝。我家长生说了,没有尊者级的攻击,休想击破它的防护!”

    “符宝?”

    北肖折身而回,死死的盯着闻清妍的胸口。

    那里,一块精美的玉符正散发着柔和的光芒。

    刚才,他想利用自己的速度,在闻清妍催动符篆之前就抓住她。

    前期的确很顺利,闻清妍根本就发现不了他的身影,但等他闪到闻清妍头顶,抓向她的时候,那块玉符就突然冒出了柔光,自己拼劲全力的一爪,居然都没能让那层薄薄的光罩晃动半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至宝?一块小小的玉符,怎么可能抵挡得住尊者级的攻击?”

    北肖脸色苍白的低声呢喃,他已经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下属都死了,现在,该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闻清妍清冷的声音传来,北肖有些癫狂的疯笑道:

    “想杀我?哈...你还想杀我?哈哈...既然我的法器护牌没有崩碎,那么今天之前,半步尊者以下,老夫谁也不惧!”

    闻清妍仍然平静的望着他,清冷的目光,让北肖渐渐沉寂。

    “我家长生说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